OttoBill

一条咸鱼_(:з」∠)_

朝沐

第一章


   大,太大了。


   这是顾朝对面前这所高中的第一个印象。


   她不禁皱了皱眉。太大的学校对于一个路痴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顾朝有些不爽的朝着学校大门口的位置瞟了一眼。


   然后她就愣住了。


   高中的大门口不断的有学生进出。大门旁有块石碑,上面刻着“五湖第一高中”几个大字,很是醒目。


   但更醒目是那个靠在石碑上吃早点的女生。


   八月中旬,虽然一年中最热的大暑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但毕竟还是夏天,绝对不是什么适合穿外套的季节。


    更何况那个女生穿着的是一件看着就很厚的迷彩大衣。


    当然穿着奇葩绝不是让顾朝愣住的主要原因。

   

    那个女生披着长发,嘴里叼着根油条。两条白色的耳机线从她微卷的发丝中穿出,有些凌乱的长发微微遮住了她精致的侧脸。独属于夏季正午的毒辣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却显得分外柔和。

   

    太美了。

   

    这便是顾朝对于这所学校的第二个印象。以至于在多年以后,那石碑和那人的身影一直牢牢的烙在她的记忆深处。

   

    顾朝就这么一直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那女生。女生也感受到了顾朝灼热的视线,朝着顾朝的方向看过来。

   

    四目相对。

   

    顾朝心虚的迅速低下头来。她能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正在加速,脸也有些发烫。

   

   等到她平复好情绪,再次抬起头时,站在石碑旁的女生已经消失了。


   一种强烈的失落感瞬间涌了上来。


   顾朝觉得自己今天的状态明显有些不对。


   她叹了口气,抬步走进校门。


   公告栏前此时聚集了一大群学生。顾朝感到有些烦躁。


   她向来不喜欢呆在人多的场合,也不喜欢和他人接触。可依现在的情况来看,必须要穿过一群学生,才能知道自己被分在几班。


   她深呼吸一口气,走向了人群。


   “顾朝……高一十三班。”


   在十几分钟后,顾朝同学终于用另她自己感动的毅力和感人的0.88的视力找到了她自己的名字。


   正当她准备再挣扎着出去时,她注意到了自己名字下方的那个名字。


   “古沐?古墓?还有人叫这名?”


   顾朝忽然就想起了刚刚在石碑旁看见的那个女生。


   又过了十几分钟后,顾朝凭借着自己仅剩了一丢丢毅力和理智,终于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这个高中是真的很大。


   三十多分钟后,当顾朝第三次看见公告栏后,她本就不多的耐心已经差不多告罄了。


   这么大一个高中,绕了两三圈,连一张平面地图都没有看到,设计是真的很不科学。


   当然就算是有地图她也看不懂。


   正当顾朝认命,耐着性子准备开始第四次循环时,身后传来了清冷的女声。


   “同学,迷路了吗?”


   顾朝转过身去,看见了之前站在石碑旁的那个女生。


   她正很没形象的蹲在地上,嘴里叼着跟吸管,正有滋有味的吸着一杯豆浆。


  顾朝没由来的感到紧张。


  之前和这女生的距离隔的比较远,看不太清她的五官。现在距离近了,顾朝发现这个女生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漂亮。


  她的长得并不可爱,也不清纯,更谈不上妩媚。五官很立体,眼角微微上扬,眼睛下的黑眼圈很深。但这并不影响她的容貌,反而让她有种独特的气质。


   她的美是顾朝无法形容的。如果非要顾朝比喻的话,大概是一只喜欢悠闲漫步的狼。慵懒中透露着危险的侵略性。

  

  顾朝看着她的脸,不太自然的露出了她的招牌微笑:“我没有迷路啊,同学。”


  那女生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的外套,猛吸一口豆浆,然后将空了的杯子随手向身后一丢。杯子在空中划过一条完美的弧线,然后落在了垃圾桶边缘,弹起了一下后落在了地上。


  “啧……就差一点……”女生走到杯子前面,捡起丢进垃圾桶里后,又走到顾朝面前来。


  “我看见你绕了三圈。”女生把双手插进口袋,“你不会是在饭后散步吧。”


  顾朝没想到女生会注意到自己。


  她虽然不太想暴露自己的路痴属性,但自己也确实是找不到去教学楼路。


  “嗯……如你所见,我的确是迷路了。”


  “你是哪个班的?”女生问道。


  “高一十三班。”


  “正好。”女生朝着大门西侧走去,“跟我走。”

 

  “去哪?”顾朝有些莫名其妙。


  “带你去班上。”

 

  “你和我一个班?”

  

  “嗯。”

 

  “那你怎么认得路?”顾朝有些奇怪。这所学校是没有初中部的。


  “留级。”那个女生淡淡回答到。然后又指了指大门处,“那里有学校地图。”

 

  顾朝听到留级两个字后愣了愣,听到那个女生说有地图后又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然后她就看到了一张贴在保安室墙上的大型地图,并且看到了许多小张的地图放在一旁的木柜子上。


  0.88的视力伤不起。


  顾朝近视后本配了眼镜,但因为戴不习惯和臭美的因素很少戴那副眼镜出门,只有学习看书时会戴。


  “留级?你在学校犯了什么事么?”顾朝一时嘴顺就问了出来,问完后才发觉这问题涉及到那女生的隐私。


  她简直想立刻赏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但那女生没有生气,也没有假装没有听到,而是回答了她的问题:“也不是什么很严重的问题……就是平日里旷课,迟到,早退,打架之类的事情做多了,然后三门主课和理综都没有及格而已。”


  顾朝有些汗颜。这还真是些不严重的问题。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为了缓和气氛,顾朝随便找了个话题,微笑着问道:“那你现在比我大一岁?”


  女生沉默了几秒后,反问道:“你几几年的?”



  “04年。”


  “我也是04年。上学较早。”

  

  “嗯……那你是几月的?”

 

   “八月。你呢?”

  

   “我也是八月,你是八月几号的?”


   女生有些迟钝的答到:“31。”


   顾朝愣了一秒钟,她有些惊讶。


   “好巧,我们生日在同一天。”


   那女生也有点意外,笑了两声,然后就不说话了。


   顾朝倒是很想知道她俩之间谁稍大一点。她继续问道:“你是31号几点的?”


   女生的脚步顿住了。


   “快到教室了。”


   答非所问。


   顾朝看出来了,那女生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她也不强求,开始寻找别的话题。


   “我叫顾朝。”她自我介绍到,“你呢?”


   女生笑了笑,回答道:


   “古沐。”


死亡大巴车

第七章 逃亡

            与想象中和大地接触的触感不同,迎接着程木的并不是长满杂草的地面,而是谢云的怀抱。

            “没事吧?”谢云皱眉问道。

  
            “没事……”虽然程木被谢云这么抱着有些不自在,但在紧要关头,程木并没有太纠结,“村长可能要追出来了,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嗯。”

    

           于是程木迅速的从谢云怀里跳下来,两人朝着空地的方向跑去。

           原本在空地上布置大典的村民此刻却是全部消失不见,天空的颜色正在渐渐的变红。这种情况下跑到几乎没有遮挡物的空地固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可村庄中其他房子离这实在是有些远,鉴于不久前发生的大屠杀,跑到树林里躲避大概也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谁知道这树林里还有没有藏着其他的鬼怪?

    

    

            两人特地从村长家旁边那间屋子的门口跑过,可那屋子被锁上了。

            与此同时,村长家的大门也被打开了。

    

    

            村长是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杖走着,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老鼠乱跑,可是会有猫来抓的哦?”他的声音听着有些奇怪,像是八九岁的姑娘的声音,和他那已经完全白了的头发并不相称,语气也略带俏皮。

    

    

            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经常在健身房锻炼的肌肉壮汉忽然小鸟依人的靠近你,对你撒娇说:“人家想吃糖糖~”

    

    

            可两人现在却是笑不出来。

    

    

           “跑!”

    

    

           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朝着空地跑去。

    

       

           然而刚刚还拄着拐杖蹒跚行走的村长却是以一种超乎常人的速度向两人追来,鞋底还传出皮鞋登地的声音。

    

    

           程木很清楚,村长一直穿着的都是布鞋。

    

    

           “老鼠跑的这么快,是在怕我吗?”身后“女孩”的声音幽幽的传来。

    

            “不跑快点,我们难道还等着村长您来抓我们?”程木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恐惧。照这个速度下去,两人迟早要被村长给追上。不如现在先转移一下村长的注意力,好多给他们一点思考对策的时间。

             “村长?我可不是村长哦~”小女孩咯咯的笑到,“我是他的女儿。不用怕,我只是想和老鼠们一起玩个游戏而已~老鼠们也一定很喜欢玩丢手绢吧!那可是世界上最有趣的游戏了呢!”

             村长的女儿?程木没有听说过村长说过他有什么女儿。

             难道是刚刚那张奇怪的照片上的那个女孩?

            带着满腔的疑惑,程木不怕死的回头看了一眼追在他们后面的人。

    

    

            村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追在他们后面的是一个八九岁的穿着染血的白色棉布长裙,脚底蹬着一双破烂的黑皮鞋的女孩。

            那女孩和村长家照片里的女孩一模一样,只不过……头部诡异的向前倾斜了45度,脖子后面多了一截白花花的颈椎骨。

            女孩朝着他们微笑着,看见程木回头后,还用唇语对程木说了几个字。

            死。

           老鼠都该死。

           不听话的老鼠更该死。

     

            程木脸色惨白的回过头来。还是专心逃命吧,别管人家小姑娘长啥样了。

           两人跑到了空地边界,再往外跑就是树林了。

          向前是生路未知,向后是死路一条。

          没有其他选择了。

          两人没有回头,而是继续跑进森林深处。

          身后因快速奔跑而发出的皮鞋声停止了几秒,然后又继续响起来。

          “在这树林里,有她所顾忌的东西。”谢云猜测到。这不一定对他们逃生有利,因为这女孩所顾忌的存在,并不一定会待他们两人友好。

          树林里的树木很茂盛,树根大多都长出了地面,稍不注意就能绊人一跤。程木不觉就联想到了无数恐怖片中女配回头看怪物,愉快被树根绊倒然后被怪物追上,再愉快的领了盒饭的场面。

          想到这,身后的皮鞋声又近了些。程木只能不断加快步伐。这种时候还是不要想这些不友好的场面较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身后的皮鞋声仍是如影随形的跟着他们。程木没有勇气回头查看小女孩离自己还有多远,他感到自己的体力已经快到极限了。他能感觉到一旁的谢云也是如此,并且比自己的情况更糟糕。他向着谢云望去。

         此时的谢云脸色苍白,嘴唇没有了血色。他的汗已经浸湿了头发和白衬衫,像是随时都会倒下。

         程木从没有见到过谢云这么狼狈的样子。

         谢云有些后悔刚刚的决定。虽然他们找到了日记,但如果性命都丢了,那线索还有何用?

    

    

         而且还连累了程木与自己一同冒险。

    

    

         忽然,谢云感觉到有什么绊了自己一下。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倒去,恍惚间,他向自己脚的方向看去。

    

    

         那是一只手。准确来说,是一只破土而出的手的骨架。

    

    

        谢云感到腿部传来一阵剧痛。他的右腿正好撞在了一块石头上,现在应该是骨折了。

    

    

         “谢云!!!”程木停下了步伐。

    

    

        “拿着日记快跑!不要管我!”

    

    

         在不断奔跑的过程中,谢云的皮带早就有些松开。现在这一摔倒,日记就那么顺着前方飞了出去,落在了地上。

    

    

         听了谢云的话,程木皱了眉头,感觉心中有一股无名怒火开始燃烧。

    

    

         他没有说话,而是捡起了日记,然后向着身后望去。

    

    

         已经可以清楚的看见小女孩的身影,她咯咯的笑道:“老鼠摔倒了~”

    

    

         程木心中的恐惧忽然间就消散了。他扶起了谢云,把日记强塞在谢云手中,在谢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把谢云抱起,然后继续向前逃跑。

    

    

         他知道谢云的腿应该是骨折了,不然不会让自己一个人拿着日记跑掉。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做,明明自己心里是清楚的,这样跑下去他俩只会是团灭。

    

    

         可他不会丢下谢云一个人。就算是自己把小女孩引开,腿部受伤而无法活动的谢云最后仍会死在那里。

    

    

         都是死路一条,他虽然看不到希望,但是却仍是不想放弃。

    

    

         或许是自己太过天真了。

    

    

         “你放我下来。”谢云的声音从怀中传来。他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也许是因为腿部的疼痛,也许是因为程木的作为。

    

    

         “不。”程木回答的很肯定。

    

    

         “你抱着我跑,我们两个……”

    

    

         “要死一起死。”程木打断到。

    

    

         谢云不说话了。他抱着日记,看着程木布满汗水的有些模糊的侧脸,莫名就笑了。

          在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刻,谢云却感到了一丝丝的温暖。他忽然就觉得,要是自己和程木一同在这被那小女孩杀死了,也不坏。

    

    

         抱着谢云跑后,本就体力不支的程木的行动速度更慢了。他的每一步都跑的十分艰难。

    

    

          皮鞋声和咯咯的笑声仿佛就在耳边。不……程木可以肯定笑声的声源就在自己的右方。

          程木有些艰难的看向自己的右边,穿着棉布裙的小女孩已经在与自己并排奔跑,此时正是在饶有兴趣的盯着程木。

          程木的心里有些发凉。正当他心灰意冷之际,一直在他怀中不说话的谢云戳了戳他的肩膀,不动声色的指向了程木的左方。程木顺着谢云指的方向望去。在茂密的树林中,隐隐可以看见一间屋子的轮廓。

    

    

          这是最后的希望了。

    

    

          程木假装他什么都没有发现。他再次看向小女孩。

    

    

          小女孩咯咯的笑道:“老鼠跑不动了么?”

    

         程木回想起了刚跑进树林时,谢云所说的话:“在这树林里,有她所顾忌的东西。”

          只能再赌一把了。

    

          程木面露惧色。他惊恐的看向小女孩的后方,身体不断的颤抖着,嘴巴微微张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就像是看到了非常恐怖的事物一般。

    

    

           小女孩见程木这般模样,也皱眉看向自己的身后。

    

    

          好机会!

    

    

         程木立马使出自己最后的力气,朝着房子的轮廓跑去。

    

(久违的更新……这一章有点水哈)    

(作者文笔渣,逻辑废,错字多,还请各位见谅)

(欢迎各位吐槽催更~)

   

摸了一只居老师~
可以抱走哦~
画这么丑会有人想抱走嘛……

一些想说的废话

    最近开学了……还有一年中考,所以更文时间和速度会减慢……(你就算不上学也不怎么勤更好嘛!)

     关于死亡大巴车呢……我个人感觉这是一个长坑,没个几年我是填不完的。

     至于恋与特调处这个沙雕同人呢……我个人其实也不太确定后续发展,需要一定时间来找寻脑洞君。

     文章这个东西写出来是需要时间思考的,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所以我很难保证一天一更甚至是一周一更……虽然我现在文笔很差,故事有很多bug和情节上安排不当等缺陷,或是错字多之类的,但我会努力磨练和改正的~(挥拳!)

    说了这么长一段语无伦次的话…… 总之,在这里感谢为数不多支持我的几位朋友。我会慢慢努力把文写好,字数加长,所以各位请不要放弃我呀~

     各位支持我的朋友我爱泥萌!


     (PS:开学快乐ヾ(≧O≦)〃嗷~)

黑历史预定
水彩好难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啊

恋与特调处

一个很迷的脑洞

ooc警告,快点跑还来的及!

巍澜和楚郭两对cp
———————————————————————————
      某天,我打开手机的应用商店,无意间发现一款新游戏。

    《恋与特调处》。一个乙女向的恋爱游戏。

      看了一下游戏简介和游戏图片,我觉得建模和游戏画质不错,决定下一个来玩玩。
   
     20%……50%……99%……就在下载进度还剩1%时,手机屏幕上忽然弹出一个弹框。

    您的安装包下载失败,是否重新下载?

    我耐着性子点了几次“是”,可手机死机了,怎么点都不管用。

    “什么破手机……不知道时间在等待游戏下载中流速会变慢嘛……”

    尝试了一分钟无果后,我不爽的把手机向床上扔去。
 
    然而我并没有扔准,手机在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线后,屏幕朝下,啪叽一声摔在了地上。

   “……”

   沉默了几秒后,我飞奔过去,捡起手机。正想看看屏幕是否破损时,忽然从手机屏幕中间出现一股白光,照得我眼睛生疼,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我发现我站一个院门前。

    耳边传来机械的女声:“欢迎来到恋与特调处的世界。现在是八月二十五日,农历七月十五,凌晨2点。”

    我这是穿进游戏了?

    想到在应用商店看到的游戏介绍和人物建模,我隐隐有些兴奋。

    不过这游戏一开始怎么就在七月十五凌晨2点?

    我环顾了一下周围。

    这里并不临街,四周冷清清的,秋初的风吹的树叶哗啦哗啦响。

   我心里有些发毛。该不会是我被游戏简介骗了,下了个恐怖游戏吧。

   这时我才注意到自己手上拿着一张纸。仔细看了看后,发现这是一份录取通知书。

   “特别调查处?光明路四号?”我看了看周围,果然找到一块刻有光明路四号的牌子。

   “看来就是这里了。”我拿着通知书,有点忐忑的走了进去 。

    不知道穿进了游戏会不会更改我的样貌啊?要是还是我自己的长相是不是就没法愉快的谈恋爱了啊?
    
    我一边在脑海中想着这些念头,一边在院中的小路上走着。

   终于,几分钟后,我看到了有些光亮的传达室。

   “您好,我是来应聘的。”我敲了敲传达室窗户上的玻璃。

   传达室里的人抬起头,看了我几眼,然后笑着说道:“我叫老吴,这里值夜班的门卫。走,我带你去见见你的领导和新同事。”

    我点了点头。这个老吴挺热情的,就是嘴巴大了点,嘴角都开到了耳朵那了。

    等等……嘴角开到了耳朵那了……

    我猛地反应过来。喵的这不是人啊,这家伙要把我带去哪?不会是直接带到油锅里想把我煮了吃吧?

   这还真是恐怖游戏啊!果然游戏简介这种玩意是不值得人类相信的。

   于是我面色惨白的飞奔进一旁的那栋有点破旧的办公楼。在跑到途中还隐隐约约听到那老吴在说些什么。

   等到我跑进办公楼时,我又反应过来一件事。

  连看门的门卫都不是人,那这特调处里的……

   仿佛是为了验证我的猜想一般,前面走过来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妹子。准确来说,是飘过来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的妹子。

    现在出去还来的及吗……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老吴已经追进来了,就站在我的身后。

   “姑娘,你跑什么啊?我还要带你去人事后勤部呢。”老吴说道,“诶,正好,前面那个穿白裙子的姑娘是汪徵,是帮你办入职手续的。”

   “我……我不想应聘了,我能回家吗?”

   “为什么不想应聘呢?我们这里的处长可好了,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还有沈教授,是我们的顾问,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而且待我们领导也很好,据说他们就要去国外结婚啦~”老吴似乎是很崇拜他的领导,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
  
   我花了几秒钟来整理一下他所说的两个人。特调处处长赵云澜?顾问沈教授沈巍?这不是两个可攻略的角色吗?怎么就要去国外结婚了?

   莫非这是个bl向游戏?可游戏简介里不是说是乙女向吗?

    我没有注意到的是,简介里说的并不是乙女向恋爱游戏,而是非乙女向bl恋爱游戏。

(PS:应该会有后续的……虽然巍澜和楚郭都还没出场……(๑❛ᴗ❛๑))
(PS的PS:第一次写同人和第一人称的文,文笔差见谅啊)
(PS的PS的PS:关于特调处的描写我是照着原著里的特调处写的,所以会和剧版不太一样)
(PS的PS的PS的PS:有兴趣可以看看我的原创啊~耽美无限流的~虽然更新时间不定,逻辑硬伤(◍ ´꒳` ◍))